北京祥隆祥酒业有限公司

最新文集

  • 你好。我有两瓶茅台国宾酒。52度。
  • 什么药可以戒酒就是以后可以滴酒
  • 近年拉菲葡萄酒那一年有收藏价值
  • 请问茅台镇酱香酒53度(斟贵)是线
  • 国内70% 水晶酒瓶瓶盖都是浦江制造
  • 高档葡萄酒和低档葡萄酒在口感上
  • dubor xo是什么酒大概多少钱一瓶
  • 废旧钢铁回收价格用英语怎么说
  • 什么葡萄酒最贵
  • 我老爸喝酒很厉害 劝他也不听 戒酒
  • 机械设备

    时间:2020-01-12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酒瘾是一种病,从目前科学,医学,角度来讲,是无法用任何药物来彻底去除。而酒瘾是逐步恶化,直至发疯到死亡的过程。比癌症可怕,癌症有药物可以控制,酒瘾与道德毅力无任何关系,酒精除了它令人上瘾的特性,还会对人的心理产生影响而改变人的理性与思维模式。一杯酒可以改变一个嗜酒者的想法,使他感觉自己可以再喝一杯,再一杯,再一杯……嗜酒者可以学习如何控制嗜酒疾病,但酒瘾是不能被治愈的。所以他无法期待自己有朝一日能像一般正常人一样控制酒量、有节制地喝酒而不会重蹈覆辙。任何人都可以获得清醒。我们很多人都做到

      对于大多数人而言,长久以来“喝一杯酒”意味着三五好友把盏言笑的欢乐时光。基于我们每个人不同的年龄以及第一次喝酒时周围的环境,我们都有过各种回忆和期待(有时是焦虑) 使我们可能回想起一杯沁凉的啤酒、一杯鸡尾酒、杜松子酒加奎宁水、威士忌加啤酒、一口红酒或诸如此类的事物等等。

      周而复始,在多数人早期喝酒的过程中,对于酒精的期待总是能够符合实际需要喝下的酒量。

      如果刚好每次都能恰如其分,我们自然认为“喝杯酒”是一件令人愉快的经验,不仅满足自己的需求,也不会逾越宗教习俗的规范。同时满足渴望、迎合社交场合的礼仪,并有助于我们放松心情、振奋精神,达到我们各种不同的追求目标。例如以一位55岁的芬兰人而言,当有人找他喝一杯时,不禁立即使他联想到年轻时,在寒冷的天气下喝下一两杯白兰地或伏特加烈酒后,所带来的阵阵暖意。

      若是一名年轻的女性,她脑海里可能立即浮现,华丽水晶杯装着香槟、衣香鬓影、耳鬓厮磨、情意绵绵罗曼蒂克的气氛,或是摇滚音乐会中蓄胡、长发牛仔装装扮的年轻人,从满袋瓶装酒中取出一瓶豪饮,闪光灯不停闪烁,四处烟雾迷漫,每个人都尖声狂叫,令人兴奋不已的景象。有一位A.A.会员说:“喝一杯”几乎等于是吃比萨、喝啤酒的代名词。

      还有一位78岁的寡妇说,她时常会不由自主地想起在疗养院时,很喜欢在就寝时来杯雪利酒的习惯。虽说我们脑海中这种对于喝酒的印象极为自然,然而就我们现在的情况而言,却是一种误导,这也是我们有些人开始喝酒的方式。

      如果我们喝酒的过程仅仅是这样,那么我们后来就不太可能会恶化成为嗜酒的问题。然而如果我们毫无畏惧的检视从前喝酒的过程,就可以看出在我们最后几年或几个月的嗜酒期间,不论我们再如何努力的尝试,未曾再出现如此完美、神奇的时光。

      取而代之的是我们一再的发现自己的实际的酒量远大于此,最后总是导致某种程度的麻烦。也许我们对自己饮酒过度单单只有私下感到些许内疚。

      但有时却会演变为剧烈的争吵,影响本身工作,甚至导致严重的疾病、意外,或法律和财务问题。所以,当一个“喝一杯”的建议出现时,现在我们尝试着回想从开始喝酒到最后一次可怜的醉酒和宿醉的整个过程。

      一般朋友对我们提议喝一杯酒的邀约,一般而言纯粹指的是社交应酬、一两杯浅尝即止的方式。

      但是如果我们认真仔细的回想上次喝醉所给我们带来的痛苦的全部细节,我们就不会再被长久以来盘据在我们心头对“喝一杯酒”的印象所蒙蔽。

      如今我们可以坦白地承认,就我们生理上的真实反应而言,我们相当确定一杯黄汤下肚,意味着我们迟早又会再喝醉酒,而带来一连串的麻烦。

      喝酒对我们来说已不再意味着音乐、欢乐,而是病痛和悔恨的记忆。有位A.A.会员曾经如此表示:“我知道现在如果去酒吧喝一杯酒,将绝不可能再像以前一样,只是用一点时间、花一些金钱而已。

      这一杯酒将会耗尽我的银行账户、我的家庭、我的房屋、汽车、工作、我的理智,甚至于我的人生。这实在是太大的代价太高的风险。”

      感情困扰并不是唯一会危及我们清醒的因素,我们有些人,虽然不是出于本意,也有一种将自己的清醒设定条件而与其它不相关的事物挂钩的倾向。我们有些A.A.会员,不论已经保持清醒多久时间,仍称呼自己为“酒鬼”。其它人则比较喜欢说是“嗜酒者”,这两个名词都有很好的理由。

      “酒鬼”是比较随兴、自我贬抑,同时提醒自己想喝酒的倾向。“嗜酒者”则是同样诚实,但比较中肯、庄重更符合目前比较一般广泛接受的概念,认为嗜酒是一种严重的疾病,而不仅仅只是恣意、固执的自我放纵。有位A.A.会员表示“我们酒鬼是非常‘不确定’的人,在我们嗜酒的日子里,除了酒之外,我们总是抱着一种‘如果’的幻想。

      我们开始作许多白日梦‘要是……就好了’同时我们持续不断对自己说如果没有发生某事,我们就不会喝醉或者只要……我们就完全不会有任何嗜酒问题”。

      我们的上一个“如果”实际上是给我们接下来的饮酒提供一个冠冕86 清醒的生活堂皇的借口和理由。我们每一个人都会想着,如果……我就不致于喝成这样。如果不是因为我的老婆(或丈夫或情人)……如果我有更多钱,而没那么多负债…… 如果不是为了全部这些家庭问题...如果我不是在那么大的压力下……如果我有一个更好的工作或是住在比较好的地方……如果其他人能够了解我……如果这个世界的情况不是那么恶……如果人们能够更友善,更体谅,更诚实……如果其他每个人都不会希望我去喝酒……如果不是为了战争(任何战争)……等等,诸如此类。

      回顾过往的这类想法及因此而导致的行为,我们现在了解到过去真的就是受制于我们的外在环境,它控制了我们大部分的生活。当我们刚开始戒酒时,许多这些情况退回到它们在我们脑海中合适的位置。以个人的不同程度而言,只要我们开始保持清醒,很多问题就能迎刃而解。同时,我们开始能够看到,其它的事情有朝一日也能够妥善处理。而且不论事态如何演变,我们的生活会日益好起来。

      但另一方面,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清醒之后,我们有些人会出现不尽如人意之时、遭遇新的打击。过去在我们经常喝酒时,那种使我们自己变得盲目的“迟疑不决”的习惯和想法,即使在不喝酒时依旧阴魂不散的附着在我们身上。

      无意中,我们已经对自己的清醒设下条件,我们会开始认为如果每一件事情都很顺利,保持清醒也很好,或者是任何事情都不要出现差错。事实上我们忽略了我们这种疾病在我们生理上的过度敏感性、且无法治愈。嗜酒问题并无“如果”的例外状况,它不会离开一周、一天甚至一小时让我们成为非嗜酒者,以便在某些特别的场合或是为了一些其它理由而可以再度喝酒。

      即使是在一生中只有一次的庆典或是重大悲伤的打击时也不能如此,或是如果西班牙下雨、陨石坠落亚拉巴马州。对我们而言,嗜酒是无条件的,没有豁免权、无论如何随时随地都存在的问题。

      我们可能还需要多花一些时间才能彻底了解我们问题的症结所在,同时我们有时候还不能辨识出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对康复附加的条件。直到我们发现即使自己没有犯错,依旧会出现某些问题。

      然后,真倒霉! 我们没料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当我们面对令人震惊失望的情况时,自然而然会想喝酒。如果我们未能获得加薪、升迁或我们期待的工作,或是如果我们的感情生活不顺利,或是如果有人亏待我们。

      然后我们能够了解到也许长期以来我们一直指望外在环境来帮助我们,以便使自己想要保持清醒。只要我们对自己的清醒存有任何细微的隐藏在我们错综复杂的脑海深处的条件时,它就会随时等候突袭我们。

      我们会一直想着“保持清醒很好,我打算要坚持下去”,即使我们没听到喃喃自语的保留声音,那弦外之音仍然存在,也就是,“如果每件事都能照我的意思去处理”。这些“如果”都是我们承担不起的假设前提条件。

      不论人生的境遇如何,我们都必须保持清醒、也不论其他非嗜酒者是否认同我们的清醒,我们必须将自己的清醒与其它每一件事情分离开来。避免牵涉到任何人,同时也不会以任何可能发生的状况作为回避的理由。

      我们一再的发现,如果我们戒酒的原因是为了妻子、丈夫、孩子、情人、父母、其他的亲人或朋友的缘故,将无法保持长久的清醒。也不是为了工作或者取悦老板(医生、法官或债权人),我们是为自己而非其他任何人。

      当我们尝试将自己的清醒建立于任何人(即使另一位已康复的嗜酒者)、或是任何外在的环境之上时,是愚蠢和危险的。当我们想“如果……我将会保持清醒”或是“我将不会喝酒,因为…… ”(填入除了本身意愿、为了自己的健康之外的任何条件)当外在条件、人或环境改变时,我们会在不经意间使自己陷入喝酒的境地。而任何这些状况有可能在任何时间发生变化。